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农垦人风采 >
农垦人风采
金婚夫妇的幸福生活
作者:陆军  时间:2017-11-12 21:28  点击:

 

  “我们哪止结婚50年啊?算起来已经有57年啰!这么多年来,我俩从没吵过一次嘴,就是再大的事情,我们都是两个人商量着办,就像是一个人似的。”说起成婚以来的往事,江苏农垦淮海农场已经77岁的冯美珍,拍了一下老公陆砚珍的肩头笑着说,言语中透露着莫大的欢喜和满足。

  公公看中儿媳请人为儿做媒

  陆砚珍1942年9月出生于江苏海门,读了三年小学。在陆砚珍16岁那年,母亲因疾病早逝,并“带走了”一个吃奶的孩子。都说苦命的孩子早当家,家中排行老大又懂事的陆砚珍,从此陪伴着父亲陆文贵一起担当起家中的重任。

  当时,以“三寸金莲”为美是农村最爱推崇的封建陋习,冯美珍与许多农村妇女那样,从六岁时就开始裹脚,直到她8岁时,农村有次发大水,当上边来的干部看到冯美珍的脚上还裹着长长的裹脚布时,连忙令大人放开,说什么时代了还裹这个。冯美珍说着脱下袜子,至今仍能看到双脚的各一个脚趾因压迫而叠在一起。

  1952年4月淮海农场成立后,因务农劳动力紧缺,1960年4月25日便到江苏海门县去招工移民。于是素不相识的陆砚珍和冯美珍便随同家人们一起,举家移民来到了七八百里外的淮海农场一营三连。由于当时三连是新成立的连队,仅迁来的海门移民就有527人,达到谈婚论嫁年龄的青年人更是有三四十个。个头高挑,面容姣好的冯美珍更是成为众多青年男子追逐的对象。“当时有五六个男青年追我哩!”谈起往事,冯美珍仍抑制不住兴奋。

  自然,前后排房子居住的冯美珍家和陆砚珍家就有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距离优势。因陆砚珍没有母亲,家中还有个弟弟和妹妹,没有人会做针线活。看到大儿子已经19岁了,父亲便早早地替儿子张罗找对象,顺便解决家中针头线脑的大事。特别是陆文贵看到冯美珍的脚比一般女孩子的大,心想她干力气活肯定不赖,又看到她会做针线活时,心中更欢喜。陆文贵于是就有意无意地到前边去串门,并请人去做媒。

  做媒成功后,让陆砚珍欣喜若狂。他虽没有向大两岁的冯美珍表白,但他总是喜欢到前场冯美珍的家中去玩,与她的兄弟姐妹保持友好的关系。在陆砚珍19岁那年,陆文贵在仅有的一间15平方米的房内,腾出半间房,让他俩成了亲。出嫁那天,冯美珍穿的红灯芯绒的衣服还是借的人家的。

  回忆起当年的往事,陆砚珍笑着说:“当时我想追她又说不出口。”冯美珍也开玩笑:“幸好公公看上了我这双大脚,才让我有了这么幸福美满的婚姻。”

  200亩田成农场首批万元户

  刚来农场时,三年小学学历的陆砚珍很快被营部调去做会计,可父亲因嫌路远,死活不同意,这让陆砚珍以后甚是责怪。到农场不到一年,陆文贵因丢不下故土情结,借口要把去世三年妻子留下来的衣服改给女儿穿,便把一大家带到了老家海门,到了老家后执意不肯再来农场。而陆砚珍苦于冯美珍对远在农场父母的思念,在老家呆了不到一年,他们带着一个还没满月的大女儿又来到了农场。

  来农场后,冯美珍先后又生下了四个孩子。在1970年那年秋天,因一幢房子失火,连队职工全到田间去劳动挣工分去了,造成八间房屋全部烧毁。当时陆砚珍夫妇三个在家的孩子受烟火惊吓,全部钻进了棉被里,幸亏他人发现及时一把抱出来才没有出危险。也正是有冯美珍的极力支持,陆砚珍来农场先后当上了连队统计员、排长和司务长等职,成了少数拿到薪酬补贴的海门工之一。1972年,陆砚珍还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改革开放后不久,陆砚珍积极响应农场号召,率先承包了200多亩麦稻田,通过夫妻艰辛的劳作和亲戚朋友的帮忙及大胆地花钱雇工,一度使家庭年收入超过万元,跨入了农场首批万元户的行列,并得到了一台飞利浦彩电的奖励。

  “我很感谢老伴,为了种田起早摸黑,被蚊虫叮咬,跟我一起也吃了不少辛苦,并且对我做什么事都很支持,就是做错了也从不埋怨。有一年,十五号台风来袭,让我家当年亏损9000多元,我很是内疚,老伴却鼓励我从头再来。”陆砚珍想起往事很是感慨。

  

  喜欢打牌善良夫妻欢乐多

  熟悉冯美珍的人都知道,她心地善良,以前农村许多乞丐到家中乞讨,她不是抓米就是给饭或是揣一个窝窝头,从来没有让他们空过手,并和连队的邻居们也是和睦相处,亲如一家。

  退休后两人上街买菜、饭后散步、走亲访友、伺弄菜地等更是形影不离,就是去听健康讲座时两人也是成双成对,哪怕被人骗去钱财时也是哈哈一笑,“算是救济人家”。没事时他们俩或在桌上,或在床上打牌解闷,有时夫妻俩一起邀请邻居玩牌。他们这种随遇而安,相知相随的性格让邻居们很是羡慕。“陆爹陆奶人真友善,大队的人都喜欢到他家去玩。”邻居王开荣这样说,“我住在隔壁这么多年了,从没有见他们红过脸,我一个人在家,还经常去陆爹家去蹭饭哩!”

  大前年,冯美珍被诊断为肠癌,人被推进手术室后,生怕失去妻子的陆砚珍在手术室外号啕大哭,弄得等候在外冯美珍的兄弟姐妹一个劲地安慰他。“这是我们结婚以来的第二次痛哭。”冯美珍说,“一是4岁的女儿因生病去世时,他捧着女儿的身体感到实在无助跪在地上痛哭不已;再一次就是这次,因为我们已经是谁也离不开谁了。”

  虽然老俩口现在的住房较为简陋,但儿女们置车买房他们极力赞助,并且对孙辈的教育也很上心,制定了谁家小孩考上大学奖励1万、大专8千元的制度,目前有两个孙辈获得了老人的特殊奖励。

  前年春节前夕,在盐城才工作不久的外孙还特地回家给二老装上了Wife,为外公外婆换上了智能手机。现在老两口经常在家中与家人视频通话,互发视频影像,浓浓的亲情定格在手机里!

 

  

------分隔线----------------------------